愉子

杂的不行的杂食动物

停更通知!!!

最近我手机被我妈收了,这个消息是我用我妈手机发的。所以我的文可能要大概比较长的时间(两三个月)不能更了,对不起我的各位粉粉啊!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承诺,还是怪我自己没考好啊!只能等我下次考好把手机拿回来的时候再更了,对不起大家!所以想脱粉的各位现在就可以取消关注了!最后再说一句对不起,想喷我的人尽情喷吧,是我的错在先,以后我会争取以更好的作品跟大家见面,我们下次再见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不负责任的作者

《今生兄弟》by愉子

请勿联系到真人上,这只是我的一个脑洞而已!

居老师和白叔都是很好的演员,请大家不要站真人cp,谢谢!

白宇第一次知道朱一龙是在《情定三生》里看到的,也不知道为何,他莫名觉得朱一龙很眼熟,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。

但他并未因此而多在意,毕竟在圈子里大家多少都有可能打过照面,也许两人以前真的在某个局子上见过。

在拍美人为馅的时候,白宇只知道杨蓉和朱一龙很熟,两人经常一起去吃火锅。通过杨蓉,白宇大概了解到朱一龙是一个慢热,温柔,演技不错的男演员,但不知为什么却迟迟没有走红。在这一点上,白宇觉得自己跟朱一龙有着奇异的共鸣,使他更加想要结识朱一龙这个人。

当白宇第一次看镇魂原著和剧本时,他还是有些犹豫的,毕竟怎么样也是一部耽美小说改编出的电视剧,自己原著的设定还是一个受,没有顾忌是不可能的。

但当白宇得知另外一个男主角是朱一龙时,他咬了咬牙,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打过去:“喂,姐!告诉他们镇魂这部戏我接了!”

朱一龙一开始听经纪人说可能要接一部有点腐的剧时,心里是不大愿意的。

但看完了剧本,朱一龙觉得这个设定对他很有挑战,而且也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,便答应了。

朱一龙以前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事,白宇这个人他也只是听说过,却并未真正见过面。所以当他第一次看到白宇照片时,朱一龙少有的愣了愣——这个人,他好像见过。

进剧组的前一天晚上,朱一龙做了一个梦——梦见自己穿着一身墨色的衣裳站在悬崖边上,而他的身边坐着一个长发及腰的身着墨绿衣衫的男子,嘴里还叼着一个棒棒糖,远眺着天空。朱一龙拍拍那人的肩,那人转过头来,却是白宇。

朱一龙吓了一跳,从睡梦中惊醒。 朱一龙擦了擦额角的汗,不禁苦笑“一定是最近对镇魂这部剧太紧张了!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“你好,朱一龙!”

“你好,白宇!”

就这么简单的打了招呼,两人又沉默起来。

还是白宇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,自来熟的蹭到了朱一龙的身边。 “第一次见到龙哥,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!”白宇贱兮兮的凑到朱一龙身边说道。

朱一龙一时没反应过来,不觉将昨夜自己梦里的男子与白宇的脸重合起来,愣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白宇是在和自己对台词“也许以前真的见过吧!”朱一龙淡淡的笑了笑。

此话一出,两人都笑了起来。

当白宇第一次换上昆仑君的服装时,朱一龙再一次晃了神——太像了,就好像梦里的那个男子又出来了一样。

白宇看着朱一龙发呆的样子,拍拍他的肩膀“龙哥,干嘛呢?要开拍了!”

朱一龙回过神来,笑了笑“没事,可能是没休息好。你先去吧,我等会就来!”

朱一龙看着白宇渐行渐远的身影,那种熟悉感再次袭来,却又无从寻处。

“我一定见过他!”朱一龙默默的在心里说道。

在杀青的那一天,朱一龙静静地看着笑得像一个大傻子的白宇,突然说了一句“白宇,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?”

这次轮到白宇发愣了。但他很快调整过来,搂住朱一龙的肩“龙哥,你拍戏拍傻了吧!我们还有发布会和采访呢,这么快想摆脱我,嗯?”

朱一龙低下头,为自己刚才幼稚的话感到有些羞愧。

白宇走远后,朱一龙的经纪人走来,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“终于拍完了,终于拍完了...”

朱一龙皱皱眉:“小A,你说什么,什么拍完了?”

经纪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,擦擦汗道“龙哥,你不知道。我怕你入戏太深,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...”

朱一龙有些疑惑“你为什么觉得我入戏太深?”

“拍戏的这些天,你看白老师的眼神就跟沈巍看赵云澜的眼神一模一样,可把我吓得哟!”

朱一龙脚步停顿了一下。“是么?”他以极低的声音嗤笑着。

镇魂上映后非常火,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为此原剧组特地开了一个庆功会。

大家都很开心,特别是白宇,一杯接一杯的喝酒,后来还发起了酒疯,非要拉朱一龙去天台看星星。朱一龙拗不过他,只好扶着他去天台。

一到天台,白宇就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朱一龙硬拖硬拽也拉不起他,只能由他去了。

“龙哥,你...你知道吗?我...一直都觉得你很眼熟...可...可就是记不起在哪儿见过你!嗝”白宇一边打着酒嗝,一边傻兮兮的看着朱一龙笑。

朱一龙看着这个笑得像流氓兔一样的小胡子男人,不禁又将他与自己梦中的男子联系在一起。

“这么巧,我也是。”朱一龙为白宇整了整领子,勾起嘴角说道。

朱一龙从来不是一个信前世今生的人,但这一次他却意识到,也许自己真的与白宇见过面,只不过不是在这一生,而是在上一世。

朱一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,披在睡熟的白宇身上。

"不管我们是不是真的曾经在上一世见过,但只要这一生我们是兄弟就好。"朱一龙看着浩瀚的星空,轻轻笑了。

"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,如山间清爽的风,如古城温暖的光。从清晨到夜晚,由山野到书房。只要最后是你,就好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已经做好蛀牙的准备了😂😂😂

《大庆的烦恼》 by愉子

我是大庆, 我最近有些烦恼。

自从赵-不糙不行-云澜跟沈教授在一起后,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,让特调处的其他人有些看不下去。

比如说我们有一次去山里出任务,谁都知道山上条件艰苦,那个招待所里面连热水都没有,又是寒冬腊月,林静就提出大伙儿撑一晚,都别洗澡了。

如果是以前的话,我们的糙汉赵云澜肯定第一个举手同意,但这次也不知他中了什么邪,非要去洗澡,果不其然,就感冒了。

那可把沈教授心疼的哟!赵云澜晚上吆呼冷,沈教授二话不说把自己的被子给了他,可赵云澜还是冷的直哆嗦,沈教授就钻进他的被窝,把赵云澜搂入怀里。

可是大佬,你们能不能顾及一下特调处其他人的感受,我们tm睡的是大通铺!

第二天起来,赵云澜感冒好了,以为大家还没起床,抱着沈教授就是一顿亲。

而睡在赵云澜旁边的我一醒来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,感觉自己受到一万点暴击。

"我怎么也算是千年老猫了,一大早就看这么个活春宫,你们要是嫌我活太久了招人烦就直说,我去找外面野猫玩还不行吗?"我在心里泪流满面。

还有一次,赵-不惹事会死-云澜又多手碰了圣器,刚好被沈教授抓住了。

沈教授那叫一个气,身上散发出的寒气能把整个特调处给冻结了。赵云澜也不敢说话,只是低着头玩着自己的衣角。

当特调处所有人正在为赵云澜默哀时,赵-永远不按常理出牌-云澜又一次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。他迈开长腿,跨坐在沈教授的腿上,扯着沈教授的衬衣,娇滴滴的说:“黑袍哥哥,人家错了嘛!人家下一次再也不敢了!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石化了——赵云澜竟然卖萌了!

沈教授的脸瞬间变得通红,但仍然冷冰冰的说“知道错了?那你要怎么保证你以后不再乱碰圣器?”

赵云澜慢慢靠近沈教授的耳朵轻声说了些什么,反正我是没听到。但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赵云澜一说完,沈教授就僵硬起来,然后猛地拉起他,咬牙切齿地说“赵云澜,你别后悔!”

那个骚断腿的赵云澜继而“妩媚”一笑“宝贝,我不后悔!”话还没说完,沈教授就把赵云澜抱起来,向我们点点头,就快步走出了特调处。

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,反正赵云澜第二天没来上班。

对于他们的这些“奇怪”的行为,我只想说:你们放过孩子吧!我只是一只活了几千年的猫宝宝啊!

《无名》by愉子

第八章
老规矩,咱们链接评论见!翻车请留言!

《无名》by愉子

第七章
开车时间到!!!请原谅我上次卡肉 ,一连串考试有些忙,现在放假了终于可以发出来了哈哈啊哈哈哈(笑容逐渐变态)
咱们链接评论见!

讲真,这次再被吞我就不发了→_→
(涂得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鬼,求老福特发发慈悲别吞啊,救救孩子吧😐😤😤)

《回头》上 by愉子

此文设定在天启后,万磁王还没有马上离开学校,而是在那里住了几天。

[上]

Eric在床上翻来翻去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他一闭眼,眼前就是自己妻子和女儿死去的场景,痛彻心扉。

“唉…”Eric叹了口气,推开自己的房门,走了出去。

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一声接一声的隐忍的吸气。

Eric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却发现这是从Charles的房间传出来的。

他推开掩着的房门,看见Charles坐在轮椅上,眉毛皱在一起,手按着脊柱的尾部——那正是当年他不小心射中的地方。

Eric走进房间,低下头:“很疼吗?”

Charles惊讶地抬起头:“Eric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是不是很疼?”Eric抬起头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静静地看着他,眼里满是懊悔和心疼。

Charles抬头对着Eric,笑了笑:“没事,我都习惯了,而且……噢,你干嘛?”

Eric没等那个啰嗦的小光头说完,就把他已经抱了起来(公主抱那种),然后自己坐在床上,并搂着他坐在自己腿上。

“没怎么样,就是想帮你揉揉腰。"Eric一本正经地说着,还没等Charles答应,就把手放在了他的腰上,眉头却不由得一皱——这个小教授也太瘦了,腰细得都可以被他的两只大手握住。

这使得Eric心里有了一个想法:以后一定要把他喂胖一点。

Charles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,只是低着头,任由Eric的大手在自己的腰上按摩着。

但是Eric按着按着手就不安分了,开始想要从Charles的毛衣底下伸进去,摸一摸那光滑的皮肤。

可惜这个意图被Charles看破了:“Eric,别瞎闹了!”

Eric并没有因为自己有些流氓的举动而感到羞愧,而是颇正经的说:“Charles,你乱想什么呢,我只是想伸进去帮你按摩而已。 ”

看着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 Charles竟不知如何反驳,想要看透Eric的头脑,又想起了自己给他的承诺,只好作罢。

Eric看到Charles似乎妥协了,便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他的毛衣里。 当摸到那顺滑细腻的皮肤时,Eric有一种想要感叹的感觉。

Charles的脸红成了虾米,小嘴嘟嘟囔囔的,又无法反抗。

Eric的手越来越不规矩,甚至想要往上摸。

Charles把他的手拍掉,恼怒地看了他一眼。 但在Eric的眼里,这又是种无声的勾引。

“你说过你只是按摩腰而已!”Charles生气的说着,语气中却有着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娇嗔。

“好好好,我错了。”Eric抱着怀里的小光头美人,宠溺的回答。

Charles愣了一下:“你快回去吧,我要睡了。”冰冷的语气仿佛又回到了x教授指挥战役是的冷漠。

Eric有些不解,但仍厚着脸皮说道:“可是我晚上睡不着。”

Charles颇有些无奈,要是让学生们看到他们崇拜的万磁王这个样子,不知会不会惊掉下巴。

“那你想怎么样?

“不如……我跟你睡吧!”

“What?”Charles这次真的被吓了一跳,他严重怀疑眼前这个万磁王怕是被人附身了。

他不得不进入Eric的思想中,却看到了一副悲惨的画面——Eric瘫在地上,怀里抱着一个女人和女孩的尸体,而周围则是一群警察的残尸。

虽然前不久他才透过Eric的思想看过这个场面,但还是被震惊了一次。

Charles叹了一口气,不由得有些心疼眼前这个高大却又脆弱的男人。

“好吧。”Charles还是妥协了。

Eric笑了起来,那一口白牙差点把他的眼睛闪瞎。

Eric轻柔地将他放在床上,就开始脱衣服。

“你干嘛?”Charles捂住眼睛,气恼的说着。

Eric看着他的反应,轻笑了一声“怎么了,纯情的小Charles,我只是习惯裸睡而已。”

听到这句话Charles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。

是啊,人家只是习惯裸睡,又没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,两个大男人,怕什么?Charles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。

但他还是没有把捂着眼睛的手拿下来,而是躺下,把灯给关了。他可不想让Eric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。

Charles感觉到Eric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,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体的轮廓,心里便有些不安。

Eric感觉小教授在不停地动来动去,还不自知的用腰蹭他的命根子。

“Fuck!”Eric轻轻骂了声。他已经禁欲很久了,这个小光头还诱惑他。

Eric强忍住自己快要喷发的欲望,一只手将Charles拉入怀里。在他耳边说着“Charles,别再动了,你蹭的我很不舒服”。还特别加重了“很不舒服”这四个字。

都是男人,Charles当然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,便乖巧的在Eric的怀里躺着,真的不再动了。

Eric满意的勾了勾嘴角,嗅着怀里小教授的清香,竟然很快就睡着了。

而怀里的那个人却一夜未眠。

作者PS:嗯,大概下章就开车了。。。

《无名》abo生子 by愉子

第六章

“破特,是你吗?”德拉科轻轻推开门

“马……马尔福?”哈利虚弱的问道,声音却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妩媚

德拉科快步走进房间里,却愣了。

他看到哈利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,靠着墙。平日里整齐的衣服此时已皱成一团,领口大大的开着,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大片雪白而又因情热泛红的皮肤。

哈利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,两颗诱人的小红豆就这样显露了出来,随着主人的呼吸而一上一下。那一双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,时不时摩擦一下。

德拉科不禁幻想起来:如果把那双长腿盘在自己腰上,然后再狠狠地贯穿进去的感觉一定很爽。

德拉科咽了咽口水,努力使自己注意力集中在哈利的脸上。

“嗨,马尔福。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哈利艰难的从唇齿间挤出一句话,此时的每一个动作对于他来说都犹如电索,刺激着他的全身。

“噢, 不好意思,你刚刚说什么?”马尔福回过神来,为自己刚才的发呆有些歉意。

“我……我说,有人给我下了……催情剂……我……我觉得是斯莱特林的……你……你得帮我一下”

德拉科舔了下嘴唇,声音低哑起来

“你要我怎么帮?” “就……就是暂时标记一下,如果你愿意的话……”哈利脸红通通的,觉得自己的请求羞于启齿。

“哦?”德拉科嗤笑一下。

完了,他肯定不会帮我了。说不定还会羞辱我一顿。哈利绝望地想着。

“那好,我们可爱的救世主大人,你……最好做好准备哦!”

哈利看着德拉科那一张俊脸在自己眼前逐渐放大,直到贴着自己的鼻子时。突然有些害怕。

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别挨我这么近,这只是暂时标记而已”哈利声音有些打颤,这突如其来的强烈的alpha信息素使他感觉自己下面又湿了一些。

“小可爱,我会让你知道,这……不只是暂时标记”德拉科慢慢靠近哈利的脖颈,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垂。